【文豪野犬乙女向】冬日食粥志

春迟君:

# @马铃薯口罩 的乱步(喂食)点文 。
#拖了好久不好意思哈哈哈因为三次元事儿多(我觉得我被摧残地瘦了,但又吃回去了。)
#食用愉快嘿。

江户川乱步场合:

    酒足饭饱,身体因此暖洋洋的时候是最舒坦的时刻之一。

    这其中有一个诀窍,就是饭食要吃个七分饱,剩下两分是留给酒的。然后带着不是十分沉坠的暖肚子顺着街道吹着风往回走,如果吃多了饭食会觉得身子太沉重就失了几分恰好的舒坦。

    不过话是这么说啦,但这条街往下走左边的一家名字叫的数屋的餐馆里的饭食实在太美味。带着乡土气息的牛蒡,切得薄薄的洋葱圈,熬制的浓白浓白的山药,用筷子能轻易分开的溏心蛋,带着炉火气息的烤鸡肉串及盐烧茄子。米饭面食照烧雜煮都有,连日式改良洋食也有一些,不过这个倒不在菜单上。

    每次数屋那个亲切又做的一手好料理的老板娘添上的饭总是很多,递酒递菜的小姑娘又总是会偷偷多给个溏心蛋,因为知道你是爱吃这。也不算偷偷吧,至少老板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指间还残留了湿纸巾和米酒的味道,你拎着装有雜煮和肉粥的盒子,慢慢顺着街道往回走。本来暖得发晕的脑袋被冷风这么一吹,就多了三分清醒。

    “我回来啦~”

    “呜哇好浓的酒味。”

    “不要白天就喝那么多酒啊,太懒怠了,明明你还有那么多工作没完成。”

    打开门后外头的冷气就唰地进来了,你眯着眼跟大家打了个招呼,酒气便乘着冷风吹了进来。国木田一边说还一边指着你桌上堆着的文件稿纸,前两天出去的报告也还没交上。

    对此你只好跟个老爷子一样打了个哈哈,转头就把这耳熟能详的话丢在脑后头。

    “乱步呢?”

    与谢野用大拇指指了指左边,示意他在那里头,前些天乱步他吃的甜食和炸物依旧很多。结果发现长了颗智齿疼得他要命,智齿还在娇嫩的口腔内壁磨出了溃疡,一吃热气的炸物或甜的要命的点心的话牙口内壁就更肿痛了,于是他一边嚷疼一边偷吃,腮边越肿越高。最后还是在社长明令禁止下,暂时断了他的那些口粮让他休养牙口,别人也不可以给他投喂这些甜食,乱步他自己若是要出去也要有人看着不给买。

    最后给乱步用了些药,现在他正生无可恋地躺着不动弹,这两天你无论吃啥都得避开他,就算是你厚脸皮也耐不住他那眼神,在他面前吃他生气,避开他他也生气。

    你驱动着风好歹把身边的酒气都驱赶得差不多后,才进乱步呆着的那个房间,中途把拎着的一个装着雜煮的盒子给了与谢野她们。

    “啊啦谢啦。”

    你先露出个头看着屋里摊着的乱步,他正用冰袋敷着肿得高高的脸,眯着的眼一下就朝你看来。面部表情的大概意思就是你又背着偷吃叛徒之类的。说实话,非常不道德地说实话,总是被迫经历他那些个小性子的你这两天脑海里确实总是会飘过——【啊还真挺有趣啊】的句子,不过这些就绝对不能被他知晓就是了。

    给他带粥并不是因为他一定需要你带外卖,而是如果你吃了啥却没给他带他会生气,因为他明明已经那么痛苦了你居然还抛下他擅自去享乐!如果说话不会摩擦到伤口他一定会好好说一大通的呢 。

    那属于肉脂的甘甜溶在浓稠的米粥中,和着软糯的山药,一口就足够暖心脾胃。但对此乱步愤愤地大力将头扭到另一边表示嫌弃,即使肚子已经因为食物的味道而勾出了两声悲鸣。

    你将食物放到他面前,然后揪起他那没肿的左脸。

    “你还是幼儿园小鬼吗?牙疼也不是我的错呀,别老对着我发脾气。”

    他右手还拿着敷脸的冰袋子,你把勺子递给他空着的左手,但他不接,你感觉手又痒痒了。

    “喂我!”

    他理直气壮地吐出一句短短的命令式的话,然后就闭嘴不说了。

    “你右手不是空着吗?自己吃。”

   他本来是想写字的,大概是发现要写老长了,于是便改成打字打字打字,你眯着眼凑前看,只见上面说道:

    ——【你这是对一个正痛苦着的恋人该说的话吗?冷酷的酒鬼,一个人去数屋不说没有带我说的红豆泥不说,而且我的手很累啊因为牙疼....】

    。。。你不是打字打得挺溜的吗?还手累,什么时候牙疼可以传染给手了?后面其实还有一堆但你叹口气已经不想看了,不看也大概猜的出来他在说啥。

    ...........

    “啊——”

    粥很鲜甜,那不是蔗糖糖精等的甜味,而是因为食材和盐的调和,火候与纯净的水的作用下而在舌苔绽放的甜,隐藏在咸味里头。又好吃但无可避免的口腔里溃疡的地方会与食物接触,那疼痛真是难受极了,牙齿除了痛以外就是难以言喻的酸胀,所以乱步整个表情复杂极了。

    “你咬着勺子作甚?”

    ——【牙齿咬着什么感觉舒服一点。】

    你拔了一下勺子居然没能拔动,一脸无语地看着下巴抵着桌面,歪着头右脸贴着冰袋咬着勺子的乱步。
 
    “你快吃完!不然凉了都。”

    “...唉,吃完可以给你苹果汁。”

    碳酸饮料对溃疡创口而言十分的刺激,说的苹果汁是真的苹果榨汁,并不是饮料,不过这对于甜党的他来说还是能激起几分干劲的,吃粥的干劲。你怀着想把整碗都直接给他灌下去的想法,一勺一勺终于把粥挖到了底。

     你拿出纸巾让他擦擦嘴角的食物碎屑。

    人的一生角色总是会不断变化和切换,你原来也是可以任性的受人照顾的角色,现在却已经习惯于照顾人了。

   你对江户川乱步的异于他人的耐心与照顾只是因为他是江户川乱步而已,这便足够你去尽可能的满足他的愿望了。因为他曾经的对于你的恩情将你从无尽的生死矛盾和对死者无尽的缅怀泥潭里拉了出来。

    他帮你找到了你最想要的东西,十分悲伤的东西,即使悲伤到心脏疼痛,面色灰白,耳边尖锐嘶鸣也好,也确实是让你达成了那个心愿。

    大概从那时候开始吧,你便失去了爱人的能力,江户川乱步是你关闭那扇门之前大喇喇闯进的最后的人,等经过了好几年时光等到你们都习惯彼此后,你终于也因为和这些人相处而变成现在这个性格,而后来江户川乱步察觉对你产生恋人般的喜欢也正是你那照顾人的好习惯也服务了别人,便是开始于如此孩子气的独占欲。

    但是石头磨圆了菱角本质还是个硬石头,性格变柔和了本质也不会有太大改变,吵架斗嘴什么的也是无可避免的。好在大家都在成长,别看乱步现在看起来依旧孩子气极了,但他确实是有所成熟的。

    嗯...你看着他咬着吸管咕噜噜往杯子里吹气泡,还是掐断了这段思绪。一口咬下自己手里的苹果,又脆又甜,汁水就这样从缺口里流出来流过了掌纹,往洁白的手腕和指缝处走。

    “嗯?干嘛?”

    你发现他盯着你瞧,已经放下那空了的杯子,倾过身子来一把抓住你的手腕。

    然后,柔软湿润带着温度的舌头舔过手上的痒意,半干的唾液因为接触冷空气而使得附着的那一块肌肤特别冷。你目瞪口呆地看着他把留在你手上的苹果汁舔了一遍不算,还小小咬了一口你的苹果。

            ——つづく
.
.
.
.
#悲伤的东西:你前任死去的地方和坟墓。你前任是个玩养成系对你影响很大的亦师亦友存在,乱步同他有些相似之处,比如说高智商,后来失踪。

评论
热度(97)

© 马铃薯口罩 | Powered by LOFTER